泥客网 - 发布最实用的电脑技术,最新鲜的网文!
泥客注册 | 加入收藏 |
泥客广告牌
关键词:电脑 广告牌 精彩 轻松 高谈 信息化 非凡 探索

文章中心

您的当前位置:泥客网 >> 文集 >> 轻松一刻 >> 浏览文章

各种版本的“考试”

2013-07-20 19:14:26 文章来源:泥客论坛 字体:

琼瑶版:

老师,我一直在晕耶!进了考场,我晕,见了监考老师,我还晕,拿到试卷,我更晕了……我真的觉得我好无用,好无能,好脆弱,好对不起大家……

甄嬛版:

小主今日考试倍感乏力,恐是昨夜梦魇,扰了心神,都是最近琐事众多烦闷了些。加上早起后,背了点单词,不想那单词难背极了,愈加心烦。若能取消高考,那必是极好的!

鲁迅版:

桌上有两张纸,一张是试卷,另一张也是试卷。初夏已经颇热,脊背上却一层又一层冷汗。题目照例是不会做了,先生的讲义上全然没有见过。责任似乎并不在我,譬如使惯了刀的,这回要我耍棍,能行么?

仓央嘉错版:

做与不做

题目都在那里

不多不少

会与不会

题目都在那里

不难不易

让我的眼走进你的试卷里

或者你把小抄递进我的手心里

默然 焦虑

寂静 哭泣

赵忠祥版:

答题卡上白茫茫一片,象冰雪笼罩着的阿拉斯加。绝望之中,我只好紧紧闭上眼睛,象一头频死的海豹,坠入无边的冰冷与黑暗。

麦克阿瑟版:

老生永远不死,他只是在考试中慢慢消逝……

最炫民族风版:

静静的考场是我的爱,张张的试卷慢慢打开。什么样的题型是最呀最无奈,什么样的题型它是最开怀。。。。。。

朱自清版:

这几天心里颇不宁静,看着试卷上日日见过的题目,象牛毛,象花针,象细丝,密密的斜织着,却无从做起。于是忆起《长歌行》里的句子:

少壮不努力,老大徒伤悲……

这样想着,猛一抬头,却见监考老师在讲台上迷迷糊糊,快要睡着了。

莫言版:

我是农民的儿子,我只会讲农民的故事。大学看来是考不上了,大不了回到高粱遍地的高密东北乡,继续做农民,做农民的父亲。

金庸版:

尽管试卷题目古怪,而答题者的手法更是匪夷所思,闻所未闻。只见个个学子笔锋在空横书斜钓,似乎入境一般,笔锋所指,处处是大题难题。

古龙版:

江湖中令人头疼的高考。

据说也有人不头疼。

但不头疼的人只有一种人,那就是死人。

所以至今提起高考,没有一个不头疼的。

一间教室,三十考生。 六盏灯。

人就这样坐着。

均匀的呼吸,凝固的空气。

讲台上站着两个考官。

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,一个面瘦肌黄的年青人。

就这样两个人,一左一右。

在他们脸上看不到半点表情。

铃声刚一响,老人便开始发卷了。

他的身法轻巧而优美,手里的试卷就像刀削面一般飞出。

他的手就是削面的那把刀。

教室里就刮了两阵风,他的试卷便发完了。

他快,他真的快,可年青人比他更快。

他根本就没动。

试卷却一张张的发到每一个人的面前。

六盏灯。

灯光虽亮,但每个人的脸上都难看得很。

白面书生张大笔却是一个例外。

他脸上甚至还带着微笑。

只可惜没有人去看他的脸,每个人都盯着他的笔上。

那的确是一支很大的笔,足有手腕粗,但在张大笔的手中却好使得很。

他的笔一直就没有停过。

根本就不是他握着笔,而是笔握着他。

笔没有手,人才有手。

张大笔有手。

就剩下十分钟了。

该交卷的都交了。

剩下的那些都是想交的。

张大笔突然放下了笔。

他这么一放,试卷已然验算了十遍了!

上一篇:最给力的五个误会 下一篇:青蛙的预言
掌上泥客
进入论坛论坛热帖
非凡